当前位置 :主页 > 拜泉新闻 >

拜泉县集邮协会成立前后

作者: 互联网 时间: 2019-03-19

  这是一枚黑龙江省拜泉县集邮协会成立的纪念封。拜泉县是我的家乡,这枚纪念封虽然很普通,我却一直把它带在身边收藏,掐指算来快30年了。这些年来我一直想写点关于拜泉县集邮协会成立方面的东西,苦于一直没有寻找到官方的文件资料,也就一直没有动笔。

  拜泉县集邮协会是1989年7月16日成立的,那么在成立之前,拜泉县集邮的状况是什么样的呢?

  1986年我进入拜泉二中读书,1987年初,我买了我平生拥有的第一本集邮方面的杂志——1987年第一期《集邮》杂志,由此我的集邮活动开始走上了“正统”,而在此之前,我的集邮只是限于“攒邮票”阶段,对于集邮方面的知识知之甚少。

  我买这本集邮杂志的地点是拜泉县邮电局(图2为拜泉县邮电局旧影,当时邮政和电信还没有分营)门前的一个私人的书报摊,具体地点是在县城十字街向东行数十米的大街北侧,其对面是拜泉县公安局。当时的集邮杂志不是每期都有,需要预订,于是我要提前把买下期杂志的钱交给书报摊的主人,之所以没有一下子就预订一年的,是因为当时我的支付能力只是限于“分期付款”,一下子拿不出预订一年杂志的钱来。

  报摊旁边就是进入邮电局邮政营业厅的门,进门之后右侧就是“集邮台”,集邮台很简陋,一个营业柜台上立者一个小木牌,上书“集邮台”字样。在我的集邮日记里,清清楚楚地写着当时负责集邮台业务的是一位叫李冬梅的年轻女同志,待放置纪念和特种邮票的保险柜里没有邮票的时候,她就会到邮电局二楼去“请”邮票。

  提起这个“集邮台”,其实集邮业务只是其功能之一,这个柜台还“兼做”电报、电话和汇款业务。而“集邮台”平时除了付票给预订纪念和特种邮票者外,还会零售一部分新邮。也就是在这个小小的集邮台旁,我结识了集邮爱好者刘军。刘军当时48岁,在拜泉县计划生育委员会工作。每到周末,我去集邮台的时候都会看到他在那里拿着一本集邮册卖邮票,新票和信销票都有,我曾经在他那里买过一些物美价廉的信销票。刘军出售的邮票多为集邮台没有的,所以我们集邮爱好者都爱与他交往。现在看来,刘军也可以算得上是拜泉县的一个小邮商了。自1993年底我入伍之后离开家乡,至今已经20多年过去了,我与刘军再也没有见过面,直至最近我通过多方打听,才得知他在十几年前就已经因病去世了。

  1989年7月16日拜泉县集邮协会成立的时候,正是我从拜泉二中初中毕业即将进入拜泉一中就读高中这一段时间,因为正值暑假,所以就有空闲时间经常光顾集邮台。集邮协会成立的那一天,一大早我就来到了邮局,因为在此之前我就得知当天会有零售邮票和纪念封出售。果然,当天出售了很多“袋票”,而且里面都是前两三年或者新近刚刚发行的新票,而且都是按照面值出售的,并没有加价,于是我就买了几个袋票,记得我现在手里收藏的J.148《海南建省》、J.156《国际志愿人员日》、T.132《麋鹿》无齿票、T.137《儿童生活》(附捐邮票)等邮票就是当时购买的袋票里面的。只是因为手里没有太多的钱,也就买不了几个袋票,而这些买邮票的钱都是母亲平时积攒起来的,她自己不舍得花,听说我想买邮票,就都给了我。

  因为只是顾着买邮票了,也就没有关注集邮协会成立的事情,一是没有打听集邮协会成立的情况,二是更没有去现场参加。所以集邮协会成立现场是什么情况,集邮协会的人员名单我更不清楚。最近几年我一直在打听,终于联系到拜泉县邮政局负责集邮工作的工作人员孙玉国,在向他索取拜泉县集邮协会的相关资料时,他说现在手里什么资料都没有。据他说七八年前他接管集邮工作的时候,就没有什么任何原始资料。后经我再三询问,他才回忆起当时交接的时候倒是有一个手写的笔记本,很陈旧了,当时觉得没有什么用处,现在早就不知所踪了,也许上面会记录一些与县集邮协会相关的资料吧。

  因此,关于拜泉县集邮协会的情况,目前我只是通过我手中的这枚纪念封知道其确切的成立时间是1989年7月16日,好在我至今仍保留着这枚集邮协会成立的纪念封,也算是少了些许遗憾吧。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