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拜泉新闻 >

劳动者的这双手最美

作者: 互联网 时间: 2019-11-29

  

  产科医生承载生命的双手

  或许你的手布满老茧,或许你的手柔弱纤细,或许你的手刚强有力……无论你的手怎样,你的双手,都应被铭记。双手可持家,双手能致富,双手能拼出美好的未来。在“五一”国际劳动节来临之际,记者寻找劳动者美丽的双手,赞美它的朴实无华,记录它不灭的荣耀——

  4月24日凌晨,市第二医院产房分娩室前,几个人聚在一起焦急地等待着,等待着一个生命的诞生,等待着一个家庭的希望。一声啼哭响起,婴儿出生了,人们的心落地了,副主任医师李浩从分娩室疲惫地走出,这一天,她接生了6个娃,这是4月份以来,她第7天连续工作15个小时以上,她的脸上十分憔悴,“我习惯了,这是职责所在,每当一个孩子健康地生下来她会感到欣慰,自己挨的累值了。”

  产妇林女士今年37岁,属于高龄产妇,缩宫素发动得比较慢,在为其注射催产素后效果不是太理想,产力不足,李浩满脑子都是助产的方法,“屈膝抱腿、自由体位、撑脚……”她绞尽脑汁,但效果依然不理想。“孩子太大,而且产妇也有一定程度的抗拒,这个时候一定不要退缩,鼓励她坚持下去。”李浩不停地安抚着产妇,自己早已浑身大汗,产房里不断传出她的加油声,“别害怕,你能行的,再坚持一下!”7小时的努力下,终于一个顶着黑色乳发的小脑袋出现了,慢慢地,一个紧闭双眼的小生命诞生了。听到孩子的哭声,产妇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李浩和护士们又开始了新的忙碌,她们用纤细的双手,托着新生儿,一点点清理干净宝宝身上的体液,露出干净的红润皮肤……此时产妇林女士虽然已近虚脱,但仍拉着李浩的手不住地说,“谢谢,要不是你的鼓励,我想我没有信心把这么大的宝宝顺产出来,多亏了你。”

  4月25日,李浩对记者说:“只要产妇和婴儿能够平安,我们苦点儿累点儿没什么。今年与往年不一样,由于二胎政策的放开,以及很多人都比较喜欢猪宝宝,导致今年同比去年接待产妇增幅20%,尤其是4月份以来暴增,在院患者也在50人左右,目前分娩室的3个分娩床同时在工作,50名医护人员的假期被取消,改成了24小时待命。在产房里工作十分辛苦,医护人员都会十分紧张,不能坐着,有时候一站就是一晚上,连轴转一宿不休息都成了家常便饭,但是我们都无怨言,因为母子平安是我们最大的幸福,我们也十分骄傲,因为我们的双手承载了新生命,让宝宝们来到世间,开启美丽的一生。”

  这双手修修补补了30年

  

  随着时代的变迁,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鞋子坏了很少有人会去修,修鞋匠也逐渐减少,尽管如此,依旧有一些人默默地坚守在这个行业,为需要的人们提供方便。

  见到老鞋匠杨智利的时候,他正低着头,腿上铺着一块帆布,左手拿着鞋子,右手灵活地在给鞋子穿针引线。只见钩针从鞋底穿进去,用手给拉出来,再用另一根线打结,钩出,鞋子就修好了。杨师傅修鞋的好手艺远近闻名,任何有问题的鞋到了他手里都能“药到病除”。

  “1988年我在二厂下岗后,为了一家人的生计,我捡起了修鞋的手艺,在丰恒小区附近支了个修鞋摊,这一干就是30多年。早7点出摊,晚5点收摊,2004年的时候,我的露天鞋摊换成了有六七平米的小铁皮房子。靠着修鞋的技术,我养活了一家老小,供女儿大学毕业,知足了。”杨师傅和记者说道。2001年,女儿考上了大学,女儿看着他布满硬茧的双手说:“我上大学的钱,就是我爸一锤一线挣出来的。”

  记者问他,“这么大年纪,还打算修多久的鞋?”杨师傅笑着说:“现在来修鞋的人少了,一天也没几个人,修鞋现在对于我来说,不是职业不是生计,只是一种爱好了,有这么个修鞋摊,平日里老邻居老哥们来我这里坐坐,聊天下棋,不亦乐乎!”

  80后工人的光荣与坚守

  

  记者见到小朱师傅,已经是4月24日的凌晨2时,他拖着疲惫的身体从齐二机床厂的大门走出来,看到记者,他脸上堆满了笑容,记者伸出手想与他握手,小朱师傅却刻意回避,并连忙说手太脏。

  出生于1985年的小朱师傅是位标准的80后青年,2007年毕业参加工作的他,已经勤勤恳恳地工作了12个年头,大学时就学的数控机床专业,毕业回来就进了齐二机床厂做了一名普通工人。说起那时的选择,小朱师傅有些羞涩,“那时候同龄人都好高骛远,没有人愿意毕业回家做个工人,那时我家里人都是二厂的职工,而且那时候厂子里也没有数控机床,有了也很少有人会用,我专业学这个,就想回来进厂工作,那时候口号不是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吗,自己也出一份力。”就是这份坚守,一干就是12年。在别人眼中的这份并不体面的工作,在小朱师傅的心中却是光荣无比。“我的机床要几层楼高,干的零件小的30吨重,大的近百吨,都是重要的部件。”说起自己的工作,小朱师傅脸上自豪不已。

  小朱师傅伸出自己的双手,记者看到,虽说不是满手污渍,但皮肤还是有些粗糙,纹理中还是能看到一些乌黑。“这已经是洗过的手了,我们要求下班都要清洗的,但是这手洗不干净了,可能都浸入皮肤了,有时候都得用刷子洗。”小朱师傅提到,常年工作时的油渍浸入皮肤,让他的双手看起来总是有些乌黑,让人觉得不太干净。记者用相机记录下了这双手,因为这并不是一双脏手,而是一位80后工人的坚守和光荣标志。

  心灵手巧编织快乐人生

  56岁的果丽茹,虽患有腿部残疾,但她拥有一双心灵手巧的双手,编织出快乐的人生。她平日里编织毛衣赚取生活费,如今有了属于自己的小超市,便用闲暇时光编织袜套、坐垫献出自己的爱心。

  据果丽茹回忆,起初接触编织物品时,是通过与邻居聊天才得知编织一些坐垫、衣帽可以售卖,当时为了贴补家用,她开始学习编织。在编织期间,她发现编织慢慢地融入到生活中,不但能够贴补家用,这种做手工的方式逐渐地成为了她的爱好。“我记得第一次手工编织是织一条座套。这对我来说还是有一定难度的,毕竟那时刚刚接触。后来,我们编织的人组建了小的社团,经过几年的手工编织,也有一些公司会找我们编织一些小物件,从中结交了更多的朋友,还能学习新的编织方法。前几年,我还参加了关于手工编织的黑龙江省技能大赛。”果丽茹高兴地说道。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做手工编织也为果丽茹带来了不少疾病,现在双手只要拿起针就会微微颤抖,倘若编织的时间过长,颈椎就会感到酸痛。果丽茹告诉记者:“岁数大了,做手工编织的速度变慢了许多,如今和老伴儿开了个小超市,平日闲暇时就会再拿起针线编织几下,把编织好的袜套、鞋套免费送到一些邻居手中,让他们的孩子穿。即使手会疼,但这种快乐让我感到特别开心。”

  5分钟就能收拾10斤野生鱼的手

  凌晨3点,别人正在熟睡的时候,金师傅已经开始整理拉鱼的工具,而站前市场内喧闹异常,商贩们正在忙碌地搬运货物,金师傅的妻子也在其中,她在摊位前忙来忙去,等待金师傅拉鱼回来进行售卖。

  20多年来,金师傅与妻子日复一日,每天都是如此,为的就是能让人吃上一口野生鱼肉,每天凌晨起床收拾工具后,俩人分工明确,金师傅驱车到克钦湖挑选野生鱼,妻子则到站前市场整理摊位,多年的经营,俩人的口碑非常好,摊位在市场内已小有名气,不少人慕名而来,为的就是能尝一尝新鲜的鱼肉。多年的经营,让金师傅老两口收拾鱼的功夫特别厉害,不管大鱼小鱼,在他们老两口的手里,10斤活蹦乱跳的野生鱼,5分钟就能将鱼肚收拾得干干净净,这个功夫,一练就是20年。别看金师傅的双手粗糙并布满老茧,但这双手却给无数的食客带来方便和信任。

  金师傅告诉记者:“虽然是小本生意,但是不能昧着良心,一定要将最好最新鲜的鱼卖给百姓,做生意跟做人一样,本本分分挣钱,这样挺好。”

  农民:手上的裂痕怎么洗也洗不净

  

  农民是辛苦的,但是农民究竟有多辛苦,很多人却不一定知道。当你看到他们的手时,就会知道他们用这双勤劳的手来保证百姓餐桌上的食物。就是这样一双辛勤劳动、无私奉献的手,朴素而珍贵。

  4月23日中午,记者来到龙沙区爱国村,见到了正在温室大棚内劳作的农民戚冬艳。今年已经49岁的她略显老态,因为常年在农地里工作,腰疼、腿疼都已是家常便饭,因此每当蹲下身来都显得特别吃力。当记者让戚大姐脱下手套时,看到一道道黑色的裂痕布满整个手掌,这样的手可能在很多人眼中显得很脏,但是这就是农民的手,这并不是代表他们不讲卫生,而是代表他们的工作很累很脏。记者向戚大姐了解到,每天接触土壤和冰冷的井水,时间长了手就会变成这样,不仅她的手如此,其他农民的手也同样如此。为了能够增加收入,几年前戚大姐在自家农地上盖起了温室大棚,主要种植黄瓜、西红柿、白菜等农作物。虽然盖起了大棚,种地所需的水也由以前的挑水变成了引流,但是翻土播种还是需要用手来完成。而戚大姐所种植的农作物都是自产自销,白天除了种地外,待蔬菜成熟之后,每天早上天还未亮,她便早早地来到龙沙早市,将自己运来的蔬菜分到各个菜摊,剩下的则由自己售卖。

  因双手常年接触土壤和冷水,手上形成的裂缝怎么洗也洗不净。就是这样的一双手让记者感到非常心酸,也许很多人的手连个茧子都没有,但是他们的手却饱经风霜。

  11年来公交车司机王明峰零投诉

  有一种职业,每天10多个小时坐在驾驶室中忙碌地往返于鹤城的大街小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重复着一样的事情,一天细算下来需绕城跑200多公里,它就是——公交车司机。

  王明峰今年48岁,是一名普通的14路公交车司机,自2007年末开始从事公交车驾驶员工作以来,一直爱岗敬业,恪尽职守,工作11年来做到了零投诉,并在2017年获得“全市老龄工作先进个人”殊荣,是同志们学习的楷模。

  4月24日,记者来到铁锋区万力皮革城14路公交车终点站,看到王师傅正在清洁车厢,他手掌上磨出的几个老茧清晰可见。“说高尚点儿,这叫为人民服务;说实在点儿,就为了养家糊口而已。”王师傅笑着说道,“其实习惯了就好了,最早一班车6点发车,最晚一班车20点收车,其实也没什么,都有通勤车接送。记得刚开始的时候确实感觉到累,尤其那种老式方向盘,一天下来腰酸背痛的,尤其手掌不知道磨出多少茧子。回到家,老伴儿看我这么辛苦,经常给我揉揉肩、捶捶背啥的,缓解劳累。随着城市建设的高速发展,现在的公交车都换成电动的了,方向盘也变成助力的,感觉身体也轻松了很多。不过我时刻提高警惕,虽然是个平凡的职业,但却肩负着一定的责任,只为一车人的安全着想。”说着说着,王师傅启动了发动机,准备下一圈的行程。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