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拜泉新闻 >

还鹤乡苇塘一片安宁

作者: 互联网 时间: 2020-01-19

  扎龙自然保护区位于我市东南30公里处,被称为“世界大湿地,中国鹤家乡”。扎龙镇的芦苇产地主要集中在扎龙村和哈拉乌苏村,年产近7000吨。2016年至2018年,以刘某某、杨某某为首的恶势力犯罪团伙,采取威胁恐吓等手段垄断扎龙苇塘资源,强行收取拉芦苇货车司机“信息费”“保道费”,帮助超限车辆通过收费站,严重扰乱当地运输市场。

  2017年12月,铁锋公安分局接到扎龙村村民黄某报案称,2016年5月,他在运输芦苇过程中,被扎龙村村民刘某某伙同杨某某等人敲诈勒索,强行收取“信息费”和“保道费”,黄某没交,双方发生争执,致使其不敢再去扎龙运输芦苇。

  接到举报线索后,铁锋公安分局党委决定成立专案组,迅速开展对杨某某、刘某某犯罪团伙的侦查工作。经侦查,2012年初,刘某某与其胞弟刘某全因争抢扎龙村芦苇生意发生矛盾,二人各聚集数十人在扎龙村发生械斗,刘某全因聚众斗殴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刘某某就此将其胞弟刘某全排挤出扎龙芦苇市场。扎龙村村民见刘某某因利益不惜将其亲兄弟送进监狱,又因刘某某有抢劫犯罪前科和平时在村里的所作所为,对其越发惧怕,刘某某从此横行乡里。

  当时扎龙芦苇资源市场还沿用多年的传统,由货主和司机相互联系,自由装货。2012年,刘某某在扎龙村以开货站为名,将这里的芦苇货主找到一起,明确告知各货主不允许和司机对接,装货必须通过他统一调配。因芦苇为易燃物品,货主怕违逆刘某某,他采取报复行为,故对刘某某言听计从。至此,刘某某向司机强行收取每辆车200元的“信息费”,扎龙芦苇资源逐渐形成刘某某完全掌控垄断的局面。

  2013年开始,杨某某对超限货车非法保道。为扩大超限货车来源,增加非法收入,杨某某与垄断扎龙村芦苇资源的村霸刘某某合作。两人商定,刘某某将当日所有在扎龙村内装芦苇的车辆信息通知杨某某,杨某某再联系这些车主为其非法保道,每辆车收取800-2000元的保道费后,刘某某每辆车抽取50-100元的报酬。2013年至案发,刘某某共分得保道费1万余元。2014年,杨某某逐渐扩大芦苇超限车辆来源的同时,为增加其非法保道的路线,杨某某又通过辅警孙某,认识了联通大道收费站的李某某、王某某等人,并与他们达成默契:非杨某某保道的超限芦苇车,均不允许进入高速公路。每次有车通过前,杨某某会提前通知收费站当班人员超限芦苇车的数量及车牌号,收费站人员会按照杨某某提供的信息放行。每放行一辆车,杨某某给收费站当班人员200-400元钱。因超限芦苇车驶离齐齐哈尔市的路线除联通大道高速收费站外,还有昂昂溪—泰康—大庆和富裕—林甸—大庆两条“便道”,而这两条“便道”无固定卡点,如无特殊情况司机在深夜可以由“便道”自行驶离齐齐哈尔。杨某某为了彻底垄断扎龙村运输芦苇超限车的“保道”市场,针对超限大货车司机惧怕交警、路政对其处罚的恐惧心理,对不参与“保道”的司机进行举报,并在司机群体中散布其举报行为,造成大货车司机对其惧怕;并以“不通过我‘保道’,就向有关部门进行举报”为要挟,强迫收取大货车的司机“保道”费。

  2017年,孙某江加入杨某某团伙。在2017年3月——6月期间和2017年12月——2018年1月期间,孙某江在杨某某非法“保道”活动中负责领车、盯梢等工作,在运输芦苇货车行驶昂昂溪—泰康—大庆和富裕—林甸—大庆两条“保道”便道时,由孙某江开车在货车前领道,每辆车杨某某分给孙某江100元的报酬。孙某江共领道20余次,车次50余辆,获利5000余元。另外,孙某江曾多次到扎龙村、万力皮革城等处,对意图私自走“便道”的货车进行盯梢、看管,在确认行驶时间和路线后,孙某江通知杨某某,杨某某再向交警、路政部门举报,致使多辆运输芦苇的超限货车在半夜走便道过程中被交警、路政部门设卡拦截,并处罚款和扣分,之后孙某江还到处罚现场故意让被处罚司机看见,使司机知道就是杨某某所举报,从而增加司机的恐惧心理,被迫向杨某某等人交纳“保道”费。

  经过2个多月侦查,铁锋公安分局一举打掉了以刘某某、杨某某为首的恶势力犯罪团伙。截至目前,已抓获涉案人员16人,其中刑事拘留14人、直接移送检察机关2人;破获敲诈勒索案、强迫交易案等案件23起。


最新文章